a彩平台

希望的土壤

 作者:危安 时间:2020-12-14 【字体:

“哎呦,你怎么会是在这玩游戏?”午休期间,我抬头尴尬地笑着回应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书记的问话。不习惯午睡的我,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,搓着我的小手机。

未多言,书记转身走了。比起在领导面前表现不好的挫败感,另一种疑惑感笼罩着我,听刚才书记的语气,总觉得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惋惜。

“他原本以为我会在做什么?”回想起之前开会,书记多次提到:“你们年轻人,就应该抓紧时间去学习啊。你们还有双休,我看现在双休都被你们用来玩了。你们要是把这个时光用来学习多好啊……”

这样的言论,在我看来是诡异的,先不说周末是否应该用来放松,就算要我学,我能学些什么呢?几天后,是我值班的周末。那一次,偶然听到其他同事的对话,才察觉,原来真的有人会周末留办公室学习、考证。确实我也曾被叮嘱过好几次,要抽空去考财会相关的证书。

可与我而言,要为考证而学习,总是心怀抵触的。“难道没有证书的人就没用了吗?”我怄气似地自喃道。

(二)

“你明年也要的啊,躲不掉的。”回身看了看说这句话的同事,我笑着走出了公司大门。

那时,在领导的主导下,财务共享服务中心开始推行集中学习考证计划。大抵是由于这里的职员几乎是财会出身,年轻人占比又大,是个适于组织集体为同一目标学习的环境。中心的领导计划:把将要考证的同事集中起来,成立一个学习班,一周挑三天晚上在办公室进行集中学习。

由于被定为目标的中级会计考试,需有四年工作经验才具备参考资格,未达年限的我,暂未被列入这个班级名单中。方才,就是一个被列入的同事对我喊话,想必他彼时很是羡慕我能像这样,随心所欲地支配下班时间。

这一年,考证班的同事们似乎大都有些抵触这个计划。也难怪,一周三晚的学习,意味着他们能用来恋爱,玩乐,陪伴家人的时间骤然锐减。况且,平日共享中心需举办的一些活动、会议也不能落下。尽管在体谅大家的前提下,中心领导已竭尽所能精简了其他活动,可“一周四晚”的场景仍不时上演。

今日,又是中心晚上举办集中培训的一天,部分人面上写满了“苦不堪言”的神情,显然大家都觉得被占用的时间有点多,我暗自这么想着。

 “《中级会计》这门真的好难啊,章节又多。”又是一句牢骚话传了过来。声音的主人是坐在我后方的一位同事,因为和我毕业于同一院校,所以我每次都叫他“学长”。

“你在写卷子?马上就到培训时间了啊。”本想去安慰他的我,才发觉他桌面上摊开的几经删改的卷面。

“没有,我就是改一改。不趁现在时间不够啊,周末又要陪女朋友去逛街。”学长盯着卷面未抬起头。

原来,还是会有人觉得花费的时间不够。

仔细回想,开班前有人会自发留在办公室学习了,不过恐怕也仅仅一两人而已。培训会结束后,我在离开前刻意留意了一下自愿留在办公室继续学习的人数。“嗯,似乎是比之前多点。”

(三)

第二年的到来,比想象中的更快。

我抱了一本中级书,在租房里翻阅了一两天。原本是鼓起勇气,想向中级备考发起的一次“前哨战”,却不料遭遇了滑铁卢。

“根本看不进去啊……与其这么痛苦,不如放弃考试混一年好了”,丢开书本躺在床上的我不禁这么想道。

上一年考证班的考情,不能说很乐观。三十多人的班级,通过的人数未破两位数,虽然还有部分人通过了一两门(中级会计资格考试共三门,成绩可保留一年),但这样的结果还是给我留下了通过很难的印象。

不过学长查分时喜悦的场景,不自觉地浮现在我脑海中。“吓死了我,每门都是比及格线高一点,差点以为要二战了。”

学习班如期开班,今年的人数要比往年多。有留下来二战的,也有像我这样,新加入的。

去年都没好好了解过组织学习的形式,只听其他同事说过,是要在会议室集中观看中心购买的网课,并为我们排好了听课的计划。还记得去年,有些未达年限的人觉得第二年就要考了,不如第一年就去跟着听听看,结果不到两天便舍弃了这个计划。看来光是坚持听下去,已实属不易。

网课的形式,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还是首次接触。先前只是在接受网络继续教育时被迫观看,未曾用过心,给我的印象总是泛善可陈。可这次的接触,竟令我得以改观。我惊奇地发现,教授课程的老师颇具底蕴,且懂得善用学生易于理解的方式授课,想必经历过多年的磨练才有现在的效果。而且,由于是录制的课程,可以任由我加速快进,自主掌控学习节奏。

“这课我能听下去。”

……

两周后,我退掉了在外租住的房子,搬回了更有利于节省时间的职工宿舍。课程已被我下载到自有的电脑里。晚上学习时间,我在座位上按自己的计划调放课程播放的速度。

如果觉得简单,就加快速度,觉得难,就往复听几遍,直到弄懂为止。遇到没见过,老师亦不讲解的名词,就自己从别的渠道补充知识点。备考之初,我还吃了未做笔记的亏,以为听懂了就掌握了,在领教了人类的遗忘能力后,我返回补起了笔记,导致听课的速度又一次被放慢。事情并没有因为找到一点门路,就变得简单起来。

“不过已是不会轻易打退堂鼓了。”给自己打了打气,如今自觉切换为“一周四晚”模式的我,环顾了一圈办公室,感受到了相比去年明显提升了的学习氛围。

受到取得证书的同事影响的人,明显不止我。

(四)

听闻,鲁迅先生曾在北师大附中校友会上,发表过一篇名为《未有天才之前》的演讲。他说:“我想,在天才的产生之前,应该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。譬如想有乔木,想看好花,一定要有好土;没有土,便没有花木了;所以土实在较花木重要。”“天才之语,离我实在太过遥远。”这是我看到这段话时产生的想法。可如今,我有了不同的见解。

此次的中级之旅,给予了我许多新的感触。似乎比起到手的证书,我更乐于享受这个过程。在最后冲刺的一两个月里,我甚至解锁了把双休和午休都用来学习的成就,以至于走出考场时,竟有些留念。

那次后,我忍不住回顾,从前那些想接触,却一直以时间不足为由,未触碰的事物;忍不住反思,以前在大学备考二级考试的我,采取了哪些错误的学习方式;忍不住观察,那夜晚十点也未熄灭的办公室灯光……

中心第二年的考试结果,相比第一年更上了一个台阶。这年,通过考试的总人数为21人,首次参考即通过者占12人。

虽然学习班总有结束的一天,但我清楚这一定不是终点。大家都或有或无地定下了一些新的目标,无论是失败后的再战,还是踏上新的旅途,我意识到在我的周边,已有人悄悄撒下了一些“土壤”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